“你看”,她抬头看着前方的天,伸手指给我看。

“什么?”,我眯起眼睛望着她手指的方向。

“那么大的天只有一块云”。她乐滋滋地手托腮靠在我旁边,看蓝天和那唯一的一块云。

我俩并肩坐在一片金灿灿的夕阳下。大礼堂前的台阶被下午炙热的太阳烤得暖烘烘。 在初秋清冽新鲜的空气中,一切都显得晶莹剔透。面前大绿草坪向远处一直延展开来。

“时间停下多好喔”,她看了一会天,然后望着那片草坪轻声说。

“那就没有明天啦”,我晃晃肩。

她的长发微微飘动。可以感觉她睫毛在金色的阳光下闪闪发光。

“可早晚会离开这里,那时候你会在哪里?”。

“我还会在啊,为什么这么说?”。

“嗯,喜欢这里”。

“那就呆到晚饭好了喔”,我挠挠头,侧头望望她。

她无声地笑了笑,侧头看我---“傻子”。

“你毕业就找工作呀。然后找个房子住,上班,等我”。

“嗯,等你”。她说话软软的,头用力点了点。

我满意地继续仰头看那片云,完全不关心今后会发生什么。也不会知道1年后我在彼岸,会忍着低烧连续工作12小时。 不知道2年后她毕业典礼时,看着她穿毕业服可爱的样子,会哭。同样也不知道3年后我会酩酊大醉在某个南美国家码头。 也不会知道5年后接到她结婚的电话时我到底是什么样子。不知道她的女儿会那么可爱。 不知道她接了波浪长发的样子如此迷人。不知道她两次流产,不知道她的公司倒闭,不知道她吸大麻的味道。 不知道10年后她还一样美丽,而且妖艳。 不知道15年后会在春天的最后一个星期天在大礼堂前遇到,以及不知道她做女人后身体的味道。 不知道在16年后,她会让我依然想保护她。 不知道我会发胖,掉发,偶尔ED,中年危机。

我那时什么都不知道。只知道那片大草坪,掠过头顶的夕阳光柱,蓝天上唯一的一片云,和身边她温暖小小的身躯让我舒适,开心,充满爱意。“这么活着真好”,我16年前坐在大礼堂台阶伸开手臂放在头后对她说。“是呢”,她看着远处,小声回答。